释疑解惑:神农架野人是恐怖传说还是真的存在?

2021-09-03 来源: 秦韵旅游攻略

神农架野人,据说是生活于神农架一带的野人,古有屈原野人诗一首,从解放前就不停有执著探险家在一直考察,找到的也就是一些所谓脚印,痕迹。但时至今日也没足够信服的证据证明神农架野人的不存在。

1980年10月23日,浙江省丽水地区科委办公室主任杨峰,在一座中学的贮藏室里找到了一个用药水浸泡的手脚标本。

据传这双手脚来自一个被当地群众打死并吃掉的野人。正在北京的周国兴闻讯,迅速赶到九龙山调查,从中得知到一段24年前的故事。

1956年农历四月二十四日下午,细雨霏霏,12岁的放牛姑娘王聪美在回家路上忽然遇到一头人形动物迎面扑来,吓得惊声尖叫。

其母徐福娣闻声赶来用钩粪棒将怪兽击倒,群众一起将怪兽打死,并砍下手脚送到政府报告。原松阳中学生物教师周守嵩得到这对手脚并做了浸制标本珍藏。那么,徐福娣打死的怪兽否就是我们挣扎找寻的野人呢?

疑点:谜样毛发检验为“接近现代人”

30多年间,不断有人对外声称收集到据说是野人的毛发、粪便、脚印等证据。湖北野人考察研究会的王善才在公开发表筹集实地考察资金时也表示,他之所以坚决发起这次科考,有一项很重要的证据就是毛发检验,此前他挑选了各次科考发现的野人毛发,送来医学机构分析鉴定,得出一致结论:该物种比现在的四种大猿要高级,更接近于现代人。

事实:毛发多次鉴定结果为染色人放

但这次所发现的毛发其实和以往找到的并无本质区别。从1974年到1981年,中科院的组织科学家们先后三次组织对神农架展开大规钠学考察,并获取了毛发、脚印、粪便和睡窝等间接材料。

调查组穷尽了当时国内所能采用的各种实验手段,比较了近四十种当地分布或可能分布的动物毛,对搜集到的所有“野人”毛作了形态学和细胞学的观察与鉴定。最后的检验结果这些毛都是“赝品”。

古人类学家在实地考察中的确发现了许多红色的毛发,但都能找到有人为染过的痕迹。他曾经多次将这些发毛送到国外展开鉴定,最终找到均为人发。

而2003年有村民找到平坦灌丛上的一毛发状物,该物为黑色纹路状物,有人推测是野人毛发。但后来经过科学实验,这堆“野人”毛被证实为真菌。其他一些黑色、棕色的毛发也最终发现为熊、猴子等各种动物所有,甚至为人放。对于2010年7月神农架发现的谜样动物毛发,周国兴推测为人发。

学者认为:从生物学的角度看,不存在“野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许多人以为只要有一公一母就能确保传宗接代,而实际上一个高等动物物种是不可能只靠一对雌雄,或者几头甚至几十头而后代下去的。

小群体另一个难以避免的危险是近亲繁殖。近亲繁殖生下的后代,身体状况、生存能力都是比较差的,长期如此必然导致遗传品质的下降,遗传多样性的消失,从而走向整个群体的绝种。一个群体要避免近亲繁殖,能够长期身体健康地后代下去,至少需要几百头个体。

但是一个地方如果真不存在数百个“野人”,就不会那么难以发现。不管是群居还是独居,猿类的活动范围都相当大,更容易暴露下落。

知名古人类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新智认为,“野人是远古智人演化到现代人之间缺失的一环”这一说法是没任何科学依据的,现在还没有证据不足以反对野人不存在。

种种迹象指出此次科考与旅游宣传密切相关

网上流传着一个名为《欢迎国内外有关部门和有识之士加盟湖北省野人实地考察研究会和神农架科考探险活动》的帖子。

帖子透露该研究会要和加入者“合作拍摄神农架科考、探险影视片,出版系列图书,共建神农架探险基地、中国野人科考博物馆、中国长寿健身基地等,将神农架“野人”科考打造沦为英国“尼斯湖鬼”世界名牌一样的品牌。

种种凑巧,让人不得不猜测:这次该的组织高调宣告重新启动神农架“野人”科考很有可能是神农架发展旅游的一种抹黑。


安翰 安翰磁控胶囊胃镜 安翰科技 磁控胶囊胃镜

上一页:2021-2022商旅酒店摸底考试“A片”_迈点网

下一页:一女子观赏兵马俑,察觉其中一个不对劲,仔细一看果断报警!

相关阅读